“腾笼换鸟”退城入园进程加速 “筑巢引凤”西进与北上转移潮起

发布时间:2019-06-05

来源:新华网

      随着今年危化品企业改造搬迁进入关键期,江苏、山东等沿海化工大省退城入园进程加速,“腾笼换鸟”促进产业升级。与此同时,多家外资化工企业在中国投资的信心不减,诸多东北部、中西部的化工园区也“筑巢引凤”,西进与北上转移潮起。

  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从近日召开的2019中国化工园区与产业发展论坛上获悉的内容。这个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中国化工经济技术发展中心主办的国内化工园区最大规模行业会议,吸引了近1500名代表参加,各方释放的一系列信号表明,化工行业正在重塑格局,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石油和化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能源、原材料产业和支柱产业,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经济总量大、产业关联度高,与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息息相关。

  数据显示,2018年,石油和化学工业实现主营业收入12.4万亿元,占工业经济总量比重提升了0.3%,到达了30.1%,实现利润总额8394亿元,占工业利润总额比重提升了1.4%,达到了30.7%。而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近3万亿元,同比增长4.6%。

  作为重要载体的化工园区虽然起步晚,但发展的速度比较快。截至2018年底,全国以石油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共有676家,其中国家级化工园区57家,省级化工园区351家,地市级化工园区268家。从产值分布来看,500-1000亿的大型化工园区33家,100-500亿的中型园区224家,产值小于100亿的小型园区405家。

  从论坛发布的“2019年中国化工园区30强”情况看,30强化工园区贡献了2018年全国约五分之一的石化销售收入量、约四分之一的利润总额,分别达2.55万亿元、2115.8亿元。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指出,当前我国石化行业运行呈现出总体平稳的总态势,化工园区也已经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但是也应该认识到面临的严峻挑战,今年一季度整个行业出现了利润下降等新问题,国际环境、安全环保不确定性增加。同时,与跨国公司相比,我国化工企业在高端前沿技术方面的创新能力制约仍然较强,在经济效率方面的差距仍然较大。此外,当前我国化工园区在高质量发展中存在着产业特色不突出、管理不规范、集聚效应不显著、社会责任需强化等问题。

  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也表示,目前我国石油石化产业进一步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全行业一定要重视化工园区建设规模程度还不够高、环境资源利用率有待提高,安全环境治理薄弱等一系列问题,一定要推进化工园区的高质量建设和发展。

  “腾笼换鸟”退城入园进程加速

  努力探索中国化工园区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李寿生给出的第一条建议是,“要有序推进企业安全入园,巩固化工园区整治排查的成果。”在他看来,凡列入名单的化工企业,一定要把这次搬迁工作作为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机遇。

  据了解,2017年8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指导意见》,提出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2018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2020年底前完成;其他大型企业和特大型企业2020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2025年底前完成。

  根据工信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各省共上报需要搬迁改造的化工企业1176家,包括异地搬迁479家、就地改造360家、关闭退出337家。

  “经过我们摸底排查,80%以上的都属于在2020年底前要搬出的。”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石化处调研员韩敬友介绍说,截止到2018年底有20%左右的企业完成了搬迁改造,大部分已完成搬迁改造的企业,借此提升了技术水平和竞争力,实现了转型升级,有很多企业此前处于亏损和微利的状态,经过搬迁改造,基本上是走向了良性发展的路子。

  而今年是完成目标的关键年。据介绍,化工园区是承接搬迁改造企业的重要载体,今年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专项工作组将专门把园区评估认证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进行推进,在此之前各省要先开展自查工作,山东、江苏等早已行动了起来。

  近日,江苏对全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工作进行布置,提出数量要大幅减少,布局要更加优化,将对全省50家化工园区和集中区产业规模、技术层次、基础设施等进行全面摸排评估,逐一明确整改提升措施,如对正在建设的连云港石化产业基地,要严把企业准入“入口关”,努力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石化产业基地;对产业链不明晰、危化企业简单集聚的园区,要加快产能疏解和总量调减,加强监测监管,对达不到要求的,取消化工园区(集中区)定位,依法逐步清退不达标、不规范的企业。

  另一个化工大省山东也在加快“腾笼换鸟”,以化工园区、专业化工园区、重点监控点这些稀缺资源为杠杆,把好“项目关”,大力撬动化工产业安全、环保转型升级。同时,确保符合产业升级方向、带动力强的重点项目尽快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推动本省化工产业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我们计划建设高水平石化技术研发中心,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催生更多附加值高、市场前景好的高端产品。我们有信心在八到十年,把石化能源新材料产业打造成为世界一流技术水平的万亿级产业集群。”惠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吉称。

  筑巢引凤西进与北上搬迁潮起

  随着东部省份更多“无化区”的出现,一些化工产业开始寻求转移。在论坛现场,《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有诸多东北部、中西部的化工园区前来招商推介,提供了土地、税收等一系列的优惠政策。

  辽宁省辽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崔安勇介绍说,该开发区目标之一是加快建设产值超千亿元的芳烃及精细化工产业基地,现在园区内以辽阳石化公司为龙头,进驻的石化及精细化工企业已达34家。此次来惠州重点希望能够引进7大相关项目,接下来还要去江苏登门招商。

  作为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面积最大的石化产业园,北海石化产业园目前的龙头项目以炼油为主,下游项目并不多。广西北海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贺丰果介绍说,北海石化产业园既有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优势,又有东部地区才具备的港口优势,投资成本可比发达地区低15%-20%。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商投资法》等积极因素的影响下,多家外资化工企业在中国投资的信心进一步增强。索尔维大中华区总裁孙立宏表示,在中国会继续加入科创方面投入,同时会热切关注高端特种化学品和高级材料在中国的发展机会。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全球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认为,世界未来石化产品超过50%的需求来自于中国,希望未来在中国有比较重大的新投资。

  不过,招商引资并不是“来者不拒”。“我们有跟长三角、珠三角等石化园区对接,他们希望能够进行一些产业转移。但我们也有接纳标准,首先是安全环保达标,另外适合北海市场和园区产业链。”贺丰果表示,更希望有龙头的原料生产型的企业率先入驻,特别是大炼化的引进,直接来带动重点下游项目,目前正在洽谈。

  崔安勇表示,招商引项目不能太急,现在全国园区整顿全面加强,化工园区还是要先着力做好基础设施建设,“栽下梧桐树才能引得凤凰来。”

  韩敬友也建议,工业园区要完善基础设施,对园区内和园区周边要给企业留下足够的防护距离,并结合园区发展情况加快完善供水、供电、供气必要公用工程设施建设,尽快配套建设污水处理厂、危化品、废弃物处理的设施。

分享至

官方微信

  • 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泰达第二大街MSD-GH区H2座三层
  • 电话 022-66371809
  • 传真 022-66371919
  • 邮箱 info@ecoted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