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电网新能源利用率突破90%

来源:新华网 从近日在西安召开的第二届“清洁能源发展与消纳”专题研讨会上获悉,近年来,我国西北地区新能源保持快速发展态势,西北电网新能源消纳多项指标创历史新高,有利促进了能源清洁低碳转型发展。   2009年以来,西北电网用10年时间实现了新能源装机容量从200万千瓦到近9000万千瓦的跨越式发展,年均增速超过50%。预计今年底,新能源装机将突破1亿千瓦,远超西北电网最大用电负荷(8827万千瓦)。   受新能源随机性、波动性等固有特性影响,新能源装机的爆发式增长给电网运行带来巨大挑战。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西北分部积极开展机制技术创新攻关,构建柔性调度控制体系,在新能源发电出力分布规律、电网消纳空间统筹、电网安全风险防控、市场机制建设多个方面实现创新突破,助力新能源消纳取得佳绩。   今年以来,西北新能源单日最大出力达到4043万千瓦,出力超过当时全网用电负荷的一半(达56.6%);新能源日发电量最高达到7.06亿千瓦时,相当于甘肃、青海、宁夏三省单日用电量之和。   今年上半年,西北全网实现新能源发电电量768.4亿千瓦时,西北新能源利用率首次突破90%,同比增发电量92.75亿千瓦时,累计减排二氧化碳8013万吨。受此影响,预计今年底,国家电网经营区域新能源年度利用率将首次突破95%,新能源消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2019-07-31
司法利剑守护碧水蓝天

来源:新华网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经济日报记者7月30日从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成立5周年新闻发布会上获悉,5年来,全国法院共受理各类环境资源一审案件超过108万件,审结超过103万件,以审判专门化改革创新、最严格的司法裁判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助力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   据介绍,人民法院加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5年来共受理各类环境资源刑事一审案件113379件,审结108446件;受理各类环境资源民事一审案件776658件,审结743250件;发挥行政审判职能,监督行政机关依法履行行政监管职责,受理各类环境资源行政一审案件191074件,审结179747件。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介绍,在环境资源民事案件中,对于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提供司法救助的规定》实行诉讼费用的缓交、减交、免交;在社会组织提起的公益诉讼案件中,败诉原告所需承担的调查取证、专家咨询、检验、鉴定等必要费用,可以酌情从其他公益诉讼案件被告承担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等款项中支付。   按照全面赔偿的要求,污染者除了要依法赔偿人身和财产损害外,如同时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还应承担环境修复责任和赔偿服务功能损失。对于无证排放以及采取暗管、渗井、渗坑、灌注或者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的行为,探索适用能够体现惩罚性赔偿的裁判方法。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林玫瑰表示,福建法院将生态修复理念融入诉前、诉中、诉后,将修复范围从森林延伸到水流、海域、滩涂等领域,形成多层修复、立体保护的修复性生态司法机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巡视员刘亚平介绍,江苏法院对于无法原地修复生态环境的,判令异地补绿植树造林;对经济赔偿能力不足的,判令劳务代偿从事环保劳动服务;对污染者发出禁令,禁止一定期限内从事相关工作。   此外,一些地方探索实施禁止令等方式,预防环境损害后果的发生和扩大。比如,浙江、河南、贵州等多地法院积极探索以发布禁止令的方式在诉前或诉中实施行为保全,无锡中院、重庆万州区法院在裁定准许执行环境行政主管部门非诉执行申请的同时发布禁止令,禁止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者实施排污或者破坏生态行为。   全国各级法院推进专门机构建设,截至今年6月,全国共有环境资源审判机构1201个,其中环境资源审判庭352个、合议庭779个、巡回法庭70个。各高级人民法院中,有23家设立了环境资源审判庭,未设立的也指定合议庭负责业务指导,实现对重点区域、流域的专门机构设置全覆盖。

2019-07-31
最高人民法院: 构建环境资源保护多元共治机制

来源:新华网   7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环境资源审判庭成立五周年发布会,介绍环资庭成立以来最高法推进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有关情况。据悉,五年来,通过积极推动构建环境资源保护多元共治机制,促进形成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化环境治理体系。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江必新介绍说,各级人民法院紧紧围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总体目标,不断加大对大气、水、土壤污染案件的审理力度。依法严惩非法转移、倾倒、利用和处置危险废物、固体废物,打击环境犯罪行为,严格适用缓刑和免予刑事处罚,加大违法犯罪成本。   为了适应环境资源案件所具有的高度复合性、系统性和专业技术性特点,最高人民法院指导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稳步推进设立专门环境资源审判机构。   “生态是统一的自然系统,必须按照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内在规律,进行整体保护、宏观管控、综合治理”。江必新表示,为此,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各级人民法院从系统工程和全局视野开拓司法参与环境治理的科学路径,完善区域流域环境司法协作,促进协同治理;立足国家重点区域流域发展战略,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公正高效审理相关案件,促进提升京津冀、长三角、三江源等重点区域流域的环境治理水平。加强顶层规划设计。

2019-07-31
国内油价调整搁浅与上调预期并存

来源:新华网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多家社会监测机构了解到,近期多空因素交织,国际原油市场呈现震荡回暖,8月6日国内油价新一轮调整窗口将开启,从当前的原油变化率来看,届时搁浅与小幅上调预期并存。   过去的一周,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再度升温,市场担忧原油供应安全恐将受到威胁,提振原油回涨。与此同时,目前美国处于夏季用油高峰期,原油库存大幅下降,但经济疲软的担忧仍存,这些因素相互交织冲抵,国际油价延续宽幅震荡走势,期间出现小幅上涨行情。   截至7月29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9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67美元,收于每桶56.87美元,涨幅为1.19%。9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25美元,收于每桶63.71美元,涨幅为0.39%。   受此影响,国内参考的原油变化率仍稳居负值范围,但跌幅不断收窄。据卓创资讯测算,截至7月29日收盘,国内第5个工作日参考原油变化率为-1.31%,对应汽柴油下调49元/吨。而金联创测算的原油变化率在-1.88%,对应的汽柴油应下调50元/吨。   卓创资讯分析师杨霞指出,虽然目前来看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调整幅度不足50元/吨的调整红线,不过因距离调价窗口尚有五个工作日,后期来看,国际原油方面,伊朗形势错综复杂,但各方均保持忍让,事态并未进一步发展但风险犹存;一系列经济数据疲软,多国央行先于美联储降息支撑经济继续扩张。市场缺乏主流影响力,国际油价宽幅震荡区间整理,期间不排除出现上行情况的突破。故原油变化率有望由负转正,本轮成品油零售限价调整搁浅与上调预期并存。当前国内部分地区加油站优惠幅度仍较大,对于广大车主来说,时刻关注当地的加油站优惠政策,是减少出行成本的重要措施。

2019-07-31
下半年电改“红利”加速释放

来源:新华网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通过一系列直接降电价措施,两年内企业用电成本累计降低超过2100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多地市场化交易电量超过去年全年规模,则进一步拉大了降价空间。下半年电改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将加速释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电价的下降对于电网、煤电及新能源企业则意味着压力。业内专家认为,要高度关注近期火电厂破产清算问题,建议做好价格形成机制、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及履约监管、新能源补贴发放等工作。   两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2100亿元   今年7月1日起,国家发改委组织实施的第二批降电价措施正式开始执行。“加之4月1日开始执行的第一批降电价措施,两批措施累计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我们统计了一下是846亿元,其中降低一般工商业企业用电成本是810亿元,全面完成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的任务要求。”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介绍说。   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改革推动降低涉企收费。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这是继2018年提出“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之后,政府工作报告再度提出降低企业用电负担的量化指标。   据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传旺介绍,按照2015年投入产出表计算,电价成本在企业总生产成本中的比重在2.8%。但不同行业差异较大。在采矿业、化工、金属冶炼等行业,电价占的成本在4%-9%之间。而在一般工商业用户中,电价所占的成本大多在1.5%以下。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电力成本所占的比重在1.3%左右。电价下降总体而言对刺激投资是有利的。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电力企业积极落实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要求,全国全年分四批合计降低用户用电成本1257.9亿元,平均每度电降低了7.9分钱,降幅达10.1%。   “企业少交的1257.9亿元电费,75%左右是电网企业承担,25%是政府承担。”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薛静介绍说。   中电联发布的《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9》,电网企业向用电企业让利后,2018年利润总额比上年下降24.3%。而发电企业受上年基数低以及发电量较快增长影响,2018年实现利润总额2210亿元,比上年增长23.8%。   其中,火力发电企业2018年实现利润323亿元,但亏损面仍然高达43.8%;风电、光伏发电和核电利润增速均超过20%,不过由于风电和光电补贴未能及时到位,企业账面利润短期内难以转化为实际资金流,资金周转还是存在困难。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暴增释放红利   除了降低电价附加收费等直接的措施,国家发改委还鼓励积极扩大一般工商业用户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规模,通过市场机制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   来自南方电网广东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电力市场规模逐步扩大,广东电力市场主体突破10000家,总数达10899家。电力市场交易量也快速增加,上半年累计交易电量达165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4%,超过2018年全年交易总电量,节约用户用电成本约70亿元。   能源大区新疆有着类似的情况。上半年新疆市场化交易电量共计556.75亿千瓦时,已超过去年全年规模。556.75亿千瓦时中,大用户直接交易电量达446.82亿千瓦时,燃煤机组关停替代交易53.18亿千瓦时,新能源替代自备电厂交易47.75亿千瓦时,电采暖交易9亿千瓦时。   据测算,受益于大用户直接交易,相关企业用电可降低约0.1元/千瓦时。新疆创新性地将新能源和火电打捆进行大用户直接交易,进一步降低了电价。   广西也将绿色清洁环保视为能源电力交易“供需对接”的核心,积极拓宽消纳清洁能源空间。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市场部主任邓海涛介绍:“大唐集团在广西水电装机容量917万千瓦,占全自治区水电装机容量半壁江山,进入交易平台后,能够与企业直接对接,成功解决了水电‘峰谷’困境和‘弃水’难题。”   2019年1-6月,通过市场消纳核电超100亿千瓦时,消纳富余水电31.27亿千瓦时,保障了广西上半年实现“零弃水”。   截至今年上半年,广西电力交易中心交易规模连续4年翻番,市场化交易电量累计突破1700亿千瓦时,年度超过600亿千瓦时,创历史新高;交易频次逐年倍增,累计组织交易144批次;市场化电量占主电网售电量比例从2016年的14.1%上升到2018年的41.3%,占比排名全国前列。累计为企业用电降低成本超过150亿元。   电改全面加速迎新一轮高潮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的暴增是今年来电改全面加速的一个缩影,预计下半年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也将释放。   今年6月底,国家发改委《关于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通知》,明确经营性电力用户的发用电计划原则上全部放开,提高电力交易市场化程度。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行业电力用户以及电力生产供应所必需的厂用电和线损之外,其他电力用户均属于经营性电力用户。   作为新一轮电改“放开两头”的重要环节,发用电计划放开改革逐步扩围,2017年3月提出“逐年减少既有燃煤发电企业计划电量”,2018年7月提出“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四大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如今迈出关键一步。   据国金证券研报预计,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全面放开,有望在今年带来2000亿至3000亿千瓦时市场化交易增量。   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还批复了第四批84个增量配电项目,试点实现向县域延伸。此外,首批确定的8家电力现货市场试点已全部启动模拟试运行,多家电力交易机构股份制改造正在推进。   孙传旺则认为,电改在目前阶段的一个难点在于建设有效的电力现货市场。另一个难点则在于完善零售市场,在电网企业参与的情况下,很多其他零售企业在现实竞争中并没有市场优势,很难存活甚至面临倒闭。未来的改革方向可以把重点放在售电侧与综合能源服务的绑定与结合,将可以有效打开一条新的市场路径,也可以降低用户电价水平。   中电联建议,在落实2019年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10%要求基础上,持续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不合理加价,确保将降电价红利惠及终端用户,实现用电企业降本增效。同时,合理核定第二个监管周期输配电价水平,建立健全保障电网持续发展的输配电价机制,统筹解决电网投资建设、电价交叉补贴、东西部帮扶等问题,支撑电网健康可持续发展。   面对煤电企业经营困境,中电联建议加强电煤中长期合同监管确保履约,完善价格条款,明确年度长协定价机制,严禁以月度长协、外购长协等捆绑年度长协变相涨价;保持进口煤政策连续性,引导市场合理预期,控制电煤价格在合理区间,缓解煤电企业经营困境。此外,尽快推进电煤中长协合同含税基准价调整及价格区间,协调煤炭生产企业相应调整电煤价格,推动降税红利有效传导至终端用户。   中电联还建议,按约定加快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公布和补贴资金发放,尽快解决巨额拖欠问题,缓解企业经营和资金压力;开发针对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项目的融资品种,将应收补贴款纳入流贷支持范围,解决全行业补贴资金缺口;实施促进可再生能源等清洁能源发展的绿色信贷政策。

2019-07-31
我国首个大型炼焦煤储配基地成立

来源:新华网   由山西焦煤集团、山西新民能源投资集团、广西盛隆冶金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共同成立的山焦销售日照有限公司日前揭牌,这标志着我国首个大型炼焦煤储配基地成立。   据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王茂盛介绍,该基地总投资额10亿元,将依托山东日照港,每年储配销售炼焦煤1000万吨,主要面向山东省周边、东北以及华东沿海沿江区域的钢铁企业,预计2020年底竣工。   焦炭是炼钢的重要原料。当前世界各国炼焦资源稀缺,大型高炉对焦炭质量及稳定性要求越来越高,而炼焦煤中强粘结性煤却越来越少,这一矛盾在我国尤为突出。钢铁企业需要采购不同种类的煤进行掺和,以确保炼钢质量。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表示,日照炼焦煤配煤基地的成立符合国家煤炭战略布局需要,将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优水平上实现对钢铁行业的服务和保障。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煤炭物流发展规划》提出,结合国家煤炭应急储备建设布局,到2020年,重点建设11个大型煤炭储配基地和30个年流通规模2000万吨级物流园区。   日照港是我国最大的焦炭中转口岸,也是“西煤东运”“北煤南调”的重要出海口之一。项目大股东山西焦煤集团,是我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加工企业和供应商。新公司揭牌后,山焦日照煤焦物流园项目将转入加快建设阶段。

2019-07-31
服务型企业垃圾分类如何管?

来源:新华网   服务型企业要赢得经济效益,主要依靠的就是消费者的口碑。科学规范进行垃圾分类,是服务型企业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这项工作做得好不好,也关系企业的社会信誉和形象。   近日,有关杭州海底捞绍兴路店因垃圾分类不当,可能导致垃圾被拒运的消息一传出,便引发了社会热议。虽然有关部门没有直接实施拒运,但这家店垃圾处理不当的事实基本属实。   一直以来,海底捞就以优质服务而著称于业界,本次事件虽然涉及的仅是一家分店,但作为一家知名的服务型企业,却在参与城市环境建设方面出现问题,不禁让很多消费者大跌眼镜。如此注重细节服务的企业,却未能将其精细管理作风延伸到垃圾分类上,确实让人感到意外。   无独有偶,近期,浙江省台州市一家餐饮店因垃圾未分类投放被罚款800元。而北京市东城区某餐厅也因没按要求做到垃圾分类,收到了一张5000元的罚单。餐饮企业因没有规范进行垃圾分类而被处罚事件的不断发生,给服务型企业敲响了警钟。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第三产业在城市发展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餐饮业、住宿业等服务型企业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些服务型行业所产生的垃圾量也呈快速增长态势。据测算,2018年我国餐厨垃圾产生量超过1亿吨。这些餐厨垃圾如果得不到及时处理,不但会对环境造成压力,也会导致有害物质流入生态系统,带来潜在的危害。   与蓬勃发展的服务行业相比,当前相关部门对服务型企业垃圾分类和处理的监管力度明显不够。近几年,全国很多地方都采取措施,积极推动群众和社区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形成了一些比较好的经验和做法。但是,对服务型企业应承担的垃圾分类责任却缺少相关要求,对其垃圾分类行为缺乏监管,没有形成社会监督压力。   在当前全社会高度重视垃圾分类的大背景下,海底捞垃圾分类不当事件的发生,将服务型企业推到了公众面前。对服务型企业垃圾分类应该怎么管?笔者认为,对于不按照垃圾分类标准实施垃圾分类的服务型企业,有必要依照相关规定采取相应的惩罚措施。开出垃圾拒运单这一举措,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2015年,杭州出台实施了《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其中规定:“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单位发现收集、运输的责任区域交付的生活垃圾不符合分类要求的,应当及时告知该区域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要求其按要求进行分拣;责任人不分拣的,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单位可以拒绝接收该区域的生活垃圾。”对于餐饮企业来说,如果每天产生的大量餐厨垃圾得不到及时处理,可以想象其恶劣的就餐环境将会极大地影响客流量,从而影响餐厅的经营状况。由此可见,拒收垃圾无疑会促使企业履行环保责任,倒逼其正确进行垃圾分类。   除了监管和惩罚措施之外,笔者认为,可针对服务行业建立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先试先行,探索科学的垃圾分类管理经验。当前,很多城市都试点生活垃圾分类,以广州为例,广州市自从2000年开始探索试点生活垃圾分类,2010年逐步推广实施,2018年广州推行垃圾强制分类范围扩展到所有酒店、宾馆、餐饮业、市场、商场等,取得了积极的成效。据了解,自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建议可在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制度举措,加强对服务行业的垃圾分类管理。   服务型企业要赢得经济效益,主要依靠的就是消费者的口碑。科学规范进行垃圾分类,是服务型企业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这项工作做得好不好,也关系企业的社会信誉和形象。建议相关部门定期向社会公布服务型企业垃圾分类工作情况红黑榜,以此推动服务型企业严格规范进行垃圾分类,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   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的良好与否,关系人们对资源能否做到节约使用,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作为消费者,也应发挥监督作用,共同推动服务行业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以实际行动践行绿色消费、绿色生活的理念。

2019-07-31
以生态保护优先促绿色发展

来源:新华网   日前在湖北武汉举办的“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2019长江论坛”上,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关注的焦点。笔者认为,绿色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要实现绿色发展,生态保护优先是前提;做好生态保护工作,则是实现绿色发展的必备要素。对此,笔者有以下观点。   一是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做到生态保护优先。例如,在大规模工业化进程开始之前,我国很多地方的河水可以淘米洗菜,后来可以游泳洗澡。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工业化步伐的加快,许多河水受到污染,只能用于景观用水,少量已经变成黑臭水体。一个城市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解决好水的问题。生态系统是个庞大的体系,如果水体被严重污染,这个城市便谈不上宜居,更谈不上宜业,也就无从谈论可持续发展了。   二是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所谓“最普惠”,即是在生态环境问题上人人平等。人人平等地享受生态环境,又平等地承担生态环保义务。环境质量好,大家是共同受益者;反之,大家都是受害者。发展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生态等各方面,发展成果要实现人民共享,理应包括蓝天、碧水和净土。   三是生态保护优先是绿色发展的保障。这里主要有三层意思:首先是生态规律优先,即优先遵循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规律和自然资源的再生循环规律,从而满足环境资源供给,维护基本的发展条件。其次是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优先,这样才能维护生态环境的功能,为发展创造空间。尤其是高污染、超负荷地区,更要大力治污,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此为下一步的发展创造空间。第三是生态效益优先。我们可以通过绿色、循环以及环境经济政策等手段,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产业布局的合理,生态环境的改善,民生福利的提升。   四是要实现绿色发展,就得优先考虑生态环境约束条件。通过对约束条件的精准识别和精准判断,才能精准发展。我们必须在弄清环境现状的前提下,才能定位区域功能、明确发展方向、科学规划布局,使发展与环境承载力相协调。   五是通过实践生态保护优先的理念,创造科学发展的新模式。首先,要把生态环境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必备要素;其次,要把实现可持续作为发展的目标;第三,要把经济活动的过程和结果生态化,作为绿色发展的主要内容和途径。   六是生态保护优先要求把良好的生态环境纳入衡量发展水平的重要因素。众所周知,环境问题既是社会问题,又是民生问题,并且也是政治问题。之所以说生态环境问题是政治问题,是因为我们党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必须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环境如果治理不好,要么是理念出了问题,要么是能力出现问题,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我们都必须要把环境问题解决好。同时,生态保护优先可以倒逼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产业布局的优化,倒逼人们养成绿色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因此,生态保护优先也是经济问题,这是绿色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七是生态保护优先可以创造经济效益。具体可以从四个层次来理解。首先,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是“双胞胎”,没有资源节约,就没有环境友好。如果在前端人们大量消耗资源,在后端必然是大量的排放,因而很难设想“资源不节约”还能实现“环境友好”。因此,从生态环保的角度讲环境友好即生态保护优先,在资源和能源的消耗上体现的是节约,节约就是经济效益。其次,产业生态化,即宏观的布局结构和微观的工艺技术都讲求科学合理,科学合理就会产生经济效益。第三,循环利用本身就能产生经济效益。第四,无害化处理留出新的发展空间,也会带来经济效益。以上四层是生态保护优先的实践,也是经济效益的来源。   基于以上认识,笔者认为,各地在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必须坚决摒弃先污染后治理的传统思维,杜绝为了增长而损害甚至破坏生态环境的错误做法,真正树牢绿色发展理念,真正做到生态保护优先,实现发展和保护的内在统一,高质量发展才能真正实现。

2019-07-31

官方微信

  • 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泰达第二大街MSD-GH区H2座三层
  • 电话 022-66371809
  • 传真 022-66371919
  • 邮箱 info@ecoted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