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近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对2017年度全省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进行专题询问。专题询问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省政府12个相关部门负责人到会应询。   专题询问现场,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就推进生态环境保护长期战略、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冬季清洁取暖工程、推进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公路扬尘污染治理、重点河流生态修复等人民群众关切的问题,现场提问,直截了当,省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面对面”作答,坦率真诚。   做好重点企业和工业园区废水处理和污染减排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汤俊权:工业企业废水处理和排放管理是我省水污染防治的重点,特别是做好重点企业和工业园区废水处理和污染减排是关键,在这些方面采取了哪些强化措施?   省环保厅厅长董一兵:工业企业污染防治一直以来都是环境保护的工作重点,我省主要采取了三项强化措施:   一是提出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在《山西省水污染防治2018年行动计划》中,对工业废水提出更严格的排放管理要求:全省劣Ⅴ类水质断面控制单元内的所有工业企业外排废水(矿井水除外)和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出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三项主要污染物达地表水环境质量五类标准;煤矿外排矿井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三项主要污染物达地表水环境质量三类标准。   二是推进更加有效的设施建设。我省将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建设纳入2015年印发的《山西省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予以高位推进,同时在年度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予以强力落实。   三是强化更加全面的日常监管。集中体现为“四个强化”,即强化“三同时”制度落实,在环评批复文件中明确要求,工业企业废水治理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使用(即“三同时”制度);强化重点涉水行业工业企业专项整治;强化在线监控和监测管理手段,对企业排污情况进行实时监控,环保部门每年对重点排污单位实施两次监督性监测,并公布监督性监测结果;强化监管执法,环保部门定期或不定期对工业企业的排污情况进行现场执法检查。   解决“煤改气”“煤改电”资金缺口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袁进:我省省级财政是如何支持大气污染治理工作的,各地“煤改气”“煤改电”资金缺口很大,如何解决此类资金短缺问题?   省财政厅副厅长武志远: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是重中之重。省财政厅从三个方面破解清洁取暖工作中资金不足难题。   积极调整支出结构,不断增加省级资金投入。2017年,省财政积极筹措资金,设立省级清洁取暖专项资金10亿元,对全省11个市冬季清洁取暖进行奖补。2018年,省财政安排省级清洁取暖奖补资金11亿元继续对全省冬季清洁取暖进行奖补。   用足用好支持政策,积极争取中央资金支持。2017年5月,中央财政开展支持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工作,经过努力,当年太原市入选首批试点城市。按照补助政策,入选省会城市3年共可获得中央补助资金21亿元。今年扩大了范围,目前,我省剩余3个“2+26”城市(阳泉、长治、晋城)和4个汾渭平原城市(晋中、临汾、运城、吕梁)的申报文本及方案,经省财政、环保、住建、发改四部门联合会审并修改完善后,已全部上报国家相关部门审核通过,7个市已全部列入试点范围。   拓宽投融资渠道,建立生态环保多元化投入机制。我省主动探索股权投资、建立基金、PPP等模式,积极拓宽环保融资渠道,采取以奖代补的方法,鼓励企业增加环保投入,引导社会资本参加环保建设,形成政府、企业和社会多元化的环保投入格局。   三大鼓励政策推进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梁若皓:在推进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方面,我省有哪些鼓励和优惠政策?实施实际效果如何?   省经信委副主任张占祥:推进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我省有三个优惠政策,即落实国家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税收优惠政策。对利用粉煤灰、煤矸石等大宗工业固废生产的符合条件的电力、建材等产品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50%的税收优惠政策,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减按90%计入当年收入总额;支持资源综合利用重点项目建设。建立省级资源综合利用重点项目库,对入库项目持续推进,动态调整,推动工业固废综合利用重点项目建设。对示范效应明显的重点项目予以财政专项资金支持;推动固废综合利用先进技术应用。2012年以来,连续7年组织举办全国性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技术交流会,邀请国内外专家来晋,鼓励产学研合作,促进固废综合利用科技成果交流转化,推广先进适用技术。   政策实施已有效果。全省已建成以煤矸石为主要燃料的循环流化床发电机组1368万千瓦,占到火电装机总容量的21%,年可利用煤矸石约5400万吨,此外,大力发展了煤矸石烧结砖、煤矸石制超细高岭土、陶瓷、造纸、微晶石等产品。在粉煤灰综合利用方面,初步形成了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白炭黑、生产家具板材等高端利用途径,粉煤灰生产无机纤维、保温材料、硅钙板等中端利用途径和粉煤灰蒸压砖、加气砌块、水泥添加、陶粒、加筋板材、超细灰等规模化利用途径并行的粉煤灰综合利用产业发展格局。   专项行动防治过境公路扬尘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蔡汾湘:我省部分城市空气环境质量受到过境公路较严重的干扰。对此,我省国省干线公路扬尘污染防治采取了哪些措施,成效如何?   省交通运输厅总工程师王四小:根据省委、省政府打赢蓝天保卫战有关要求和全省生态环境保护大会统一部署,我省集中开展柴油货车和散装物料运输车污染治理联合执法专项行动。专项行动于8月15日零时统一启动,到8月底,全省119个县(市、区)全部实施优化通行措施。省交通运输厅作为专项行动主要成员单位,认真贯彻落实《山西省柴油货车和散装物料运输车污染治理联合执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任务要求,紧紧抓住“油、路、车”三个环节,全力推进城市过境车辆优化通行、柴油车排放达标治理、抛洒扬尘治理三项工作。   专项行动实施一个半月以来,城市过境车辆排放和扬尘污染大幅减少,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明显改善,根据环保部门监测数据显示,环境空气质量主要指标下降10%。 来源:山西经济日报

2018-11-30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丨 湖北荆州市排污囗“一堵了之” 造成生活污水倒灌街面 群众反映强烈

  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8年10月30日进驻湖北省,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11月4至6日,督察组到荆州市开展下沉督察。督察发现,荆州市城区生活污水直排问题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对沿河沿渠排污口“一堵了之”,造成生活污水倒灌城区街面,群众反映强烈。   一、基本情况   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湖北省反馈指出,荆州市沙北新区、开发区等中心城区每天近5万吨生活污水长期直排。为此,湖北省整改方案明确,荆州市应加大城市和乡镇生活污水处理力度,确保水环境质量得到有效改善。   荆州市整改方案也明确,制定中心城区生活污水管网建设规划,并明确建设、改造、排污口封堵、生活污水处理等工程措施和项目清单,明确责任主体和完成时限。2018年5月22日,荆州市对外公开的督察整改完成情况显示,此项整改工作已经完成。   二、存在问题   督察发现,荆州市在城区生活污水直排问题整改中不严不实,甚至表面整改、敷衍整改,治理生活污水直排不在完善管网建设、推进雨污分流、增加污水处理能力上下功夫,而是做表面文章,在没有系统进行污水管网排查、没有充分评估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的情况下,对沿河沿渠排污口“一堵了之”,以致排污口封堵后,城区街面出现多处生活污水倒灌现象,严重影响群众正常生产生活。   一是该建不建,污水处理能力不足。荆州市中心城区污水处理能力短缺问题早已显现。为解决该问题,2016年,荆州市将红光污水处理厂二期5万吨/日污水处理扩建项目列入政府建设计划,并将其作为《四湖总干渠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工作方案》的重要整改措施,要求2018年底完成。但截至此次“回头看”时,该工程尚未启动,红光污水处理厂长期满负荷运行,而荆州城区每天仍有约3.4万吨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督察发现,荆州市开发区三湾路与西干渠路交汇处一排水口外排污水与西干渠水体“泾渭分明”,经监测,污水氨氮浓度为16.8mg/L,导致西干渠豉湖路至三湾路段黑臭明显。   二是整治无方,生活污水倒灌城区街面。2018年以来,荆州市为完成整改任务,启动城区水环境治理应急工程,在污水管网底数不清、现有污水厂处理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对所有直排口不分雨水污水实行封堵,不仅未解决污水直排问题,还导致新的环境问题,群众怨声载道。2018年10月31日起,直排口封堵已导致城区江津路、长港路等街面出现大面积生活污水倒灌,部分区域污水深度达30厘米,污水退却后留下满地污泥,散发恶臭。这一情况直至11月4日,督察组下沉荆州市后才得以缓解。   但当夜督察组暗查又发现,共青路与武德路交叉口原排污口被封堵后,生活污水从上游200米处污水井涌出,在人行步道上形成新排放口,约100米的人行步道因污水直排布满污泥和青苔。督察组第二天再次检查时,发现当地有关部门已连夜用沙袋对新排口进行临时封堵,欲盖弥彰。   三是推进不力,黑臭水体整治滞后。荆州市对黑臭水体整治的工作力度不够、措施不力,从工程进度和资金投入情况看,截至“回头看”时仅约完成整治任务的30%。按照湖北省有关要求,荆州市2017年需要完成黑臭水体整治任务量的60%,但至今7条需要整治的黑臭水体仅有范家渊一条基本消除黑臭。督察发现,除护城河外,城区西干渠、豉湖渠、荆沙河、荆襄内河均未启动底泥清淤、生态修复等实质性整治措施,水体黑臭明显。督察还发现,2017年以来,除春节期间保障景观水位、端午节保障龙舟竞赛水位外,荆州市均未对内河进行过生态补水,而在督察组下沉该市前夕,才于10月25日至11月2日才匆忙补水206.4万立方米,水位从日常的30.7米提高至汛期限位31.5米。   三、原因分析   荆州市党委、政府在城区生活污水直排问题整改工作中重视不够,谋划不够、投入不够。2016-2017年,全市财政资金投入环保工作占比明显偏低,导致污水处理设施及管网建设年年规划、年年落空,甚至至今依旧底数不清。“回头看”进驻前期,荆州市住建等部门“平时不作为,病急乱投医”,采取集中封堵排污口、临时调水等措施应付检查,以致“摁下葫芦起来瓢”,存在明显的表面整改、敷衍整改问题,群众反映强烈。   督察组将根据“回头看”有关要求,进一步调查核实情况,对存在失职失责的,将要求湖北省委、政府依纪依法查处问责到位。 来源:生态环境部

2018-11-27
加快建立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

  对于京津冀地区来说,通过设立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既可以破解生态环保资金投入问题,又可分享环保产业发展带来的新成果。   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是指为了促进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而建立的专项投资基金。通过设立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可以运用多种金融手段最大化聚合社会资金。当前,应抓住国家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发展的重大机遇,加快设立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推动京津冀地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改善生态环境质量。   设立基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战略的全面推进,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了显著进展,同时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无论是大气污染治理还是水环境保护,都需要在一个协同发展的机制下完成和推进。   京津冀三地经济社会发展存在较大差距,同时环保投入需求非常大。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大气环保投融资》课题组的初步研究,2009年至2013年,京津冀地区的节能环保支出年均增长达到20%左右。但即便如此,京津冀三地的节能环保支出仍未超过公共财政支出的4%。当前,一些环保专项资金投入缺乏均衡性和稳定性,不能有效引导和撬动社会资本投入。对于京津冀地区来说,通过设立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既可以破解生态环保资金投入问题,又体现出区域间互动互助携手并进的精神,分享环保产业发展带来的新成果。   从政策环境和基础条件来看,京津冀地区设立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从政策环境来看,我国相关政策文件已将设立基金作为财政支出政策的重要创新形式,体现出国家对绿色投资的引导,可以使投资者更具信心。   从基础条件来看,京津冀地区着力扩大生态空间、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合作、提高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共识基本形成,基金资金募集渠道较多。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下,如果京津冀三地密切配合,与实力强、信用好的大型企业和机构形成战略合作,就可以甄选和储备质地优良的生态环保项目库,确保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有充足的项目来源。   基金设立相关建议   设立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笔者有如下建议。   基金模式。考虑政府有限资金和庞大繁重治理任务,基金可采取“母基金”(FOFS)模式运作。母基金包括政府财政资金和社会投资,不直接参与项目投资,而是作为引导基金,带动若干个子基金的设立和运作,主要采取间接投资形式为主、直接投资为辅的两种形式。子基金通过社会筹资的方式,实现资金二次放大,根据基金投资要求直接投资污染治理项目。   设立原则。以改善区域生态环境质量为导向,建立多元化的资金投入模式,为解决区域紧迫生态环境问题提供资金保障。同时,带动区域环保产业发展,实现部分资金增值盈利。一是市场化运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激励作用,调动排污企业、环保公司、金融机构、社会资本的积极性,构建多元化的环境保护投入融资格局。二是体现差异。针对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和不同生态环境治理任务的北京、天津和河北,资金的投资领域、投资比例等要有一定区分。三是明确重点。以大气、水、土壤等要素为重点,并明确各个阶段治理的重点任务和要求,明确基金使用的重点领域和重点内容。四是投资盈利。建立稳定的资金补充机制,确保资金以有偿方式为主,通过低息或无息贷款、融资担保等方式实现部分资金的增值盈利。五是绩效评价。由相关政府部门共同建立基金绩效评价制度,评价资金投入与环境质量的改善、污染物削减、环保设施建设、环境工程运营成效的绩效关系,并根据评价结果及时完善资金使用、项目组织等管理制度。   基金来源。资金来源主要包括政府资金、社会资金和增值收益3个方面。其中,政府资金包括各种渠道的预算内资金和预算外资金,一般以无息方式定期注入。社会资金以劣后方式介入,承担较高投资风险的同时,获得较大的投资收益。增值收益包括放贷利息、担保费以及其他营利性投资收益等。   支持重点与使用形式。基金资金按照“环保效益优先、三地共同受益、使用效果最大化”原则重点投向生态环保产业和重点生态环保工程。一是支持重大生态环保工程建设及服务;二是钢铁等重点行业的污染治理升级换代、节能改造、清洁生产;三是装备和产品制造业、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环保服务业等环保产业发展。   使用方式上,灵活采用贷款、融资担保、股权投资、补贴或奖励、赠款等多种资金使用方式资助有关项目。   管理与运行。基金资金管理利益相关者涉及政府、银行、担保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治污企业等。设立基金管理中心,参照市场经济中的基金公司模式进行组建管理,政府部门不得以行政手段干预基金管理中心的运营。管理中心由专业的金融机构负责组织筹备,作为非银行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依法享有企业法人资格,并取得金融经营权,属于自主经营、独立核算的经济实体。管理中心内部成立理事会和管理办公室。基金管理中心在商业银行或国家政策性银行设立基金账户。银行作为基金托管人,具体负责基金的保管。贷款项目经基金管理中心审批后,由银行与贷款企业签订贷款协议,并根据双方协议按期如数发放贷款,银行负责监督贷款使用及催收本息。同时,托管银行要需定期向基金管理中心和基金监事会报送贷款发放、回收报表。   推动基金顺利运行   为推动基金顺利运行,发挥最大效能,建议做好以下工作。   加强相关组织工作。建议尽快成立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筹备小组,组织实施基金设立,以及基金管理办法和章程制定等有关事宜。   加强绿色项目设计策划。为保证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健康规范发展,建议在基金管理办公室下设绿色项目设计策划组,利用专业技术力量按照绿色项目的设计原则与思路,编制基金支持的绿色项目库清单,以明确资金用途的范围。这个项目库清单应作为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资助项目审批的重要参考依据。   加大政府财政资金的整合使用力度。针对生态环境保护基金方案资金需求、使用方式和方案设计要求,对京津冀地区的现有中央和省级财政资金进行梳理,加大各项财政资金整合力度。一方面,针对京津冀地区环保投资历史欠账严重和治理污染压力不断增加的现实情况,进一步明确政府在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与修复方面的投资重点和方向,加大生态环境保护重点领域的投入力度,包括大气、水、重金属等危险废物的污染防治,重点污染物的污染减排,农村环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等项目;另一方面,制定好生态环境保护基金与原有的生态环保专项资金的支出比例,重点加大对中央和京津冀三地的大气污染防治财政资金的梳理,在原有的大气污染等财政专项资金统筹整合后划定一定比例,确保基金的政府引导性资金落实到位,形成政府财政资金市场化运作的资金基础。   利用优惠政策鼓励社会各方加大环境保护投入。为了充分发挥金融资本市场优势与杠杆效应,由政府引导加大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宣传力度,给予基金投资人一定的财税优惠,创造良好的外部政策环境,充分调动社会资本参与生态环保投资的积极性。   建立基金投资止损退市机制。针对高风险项目,根据被投资企业的发展情况,采取分期投入的方式,投资过程中一旦发现问题,立即终止后续投资。投资项目由基金公司参照市场通行做法在适当时机退出,包括:公开上市(IPO)、股权回购、股权转让、股转债等。当投资者确认企业失去了发展的可能或者经营困难,达不到预期的回报,应果断清算公司予以退出。在存续期内如达到投资绩效和支持产业发展等目标,可考虑通过股权转让等退出。   在大气污染治理领域开展试点。考虑到京津冀地区当前以大气污染治理为优先领域,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基金可以率先在火电、钢铁等行业中选取大气脱硫、脱硝、除尘等成熟的治理项目,开展政府引导基金支持大气污染防治的试点工作,并及时总结试点经验,再逐步扩展到水污染治理、土壤污染治理、生态修复与建设等领域。 来源:中国环境报

2018-11-27
重磅消息!国家拟修订《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

  近年来我国恶臭异味扰民问题突出,据全国环保举报管理平台统计,2017年全国恶臭投诉占所有环境问题投诉的17.5%,2018年1-9月恶臭投诉占所有环境问题投诉的比例为22.6%,仅次于噪声居第二位。   11月22日,澎湃新闻从第七届全国恶臭污染测试与控制技术研讨会暨恶臭监管与治理高峰论坛上获悉,近年来我国恶臭异味扰民问题突出,据全国环保举报管理平台统计,2017年全国恶臭投诉占所有环境问题投诉的17.5%,2018年1-9月恶臭投诉占所有环境问题投诉的比例为22.6%,仅次于噪声居第二位。   其中,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发达、人口密度大的地区,对恶臭的投诉已占环境投诉的30%左右。在某些石化、化工产业集中的地区,甚至90%的环境投诉都来自恶臭问题。   原环保部总工程师杨朝飞在论坛上介绍,自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以来,全国各地恶臭/异味扰民案件屡见不鲜,一些地方政府、企业因此被追责,恶臭异味扰民问题已成为环保督察的重点内容之一。   杨朝飞分析,造成恶臭污染的原因很多,有城市规划的问题,有产业政策的问题,有企业环保意识问题,也有环境监管方面的问题。我国《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了八种恶臭污染物的一次最大排放限值、复合恶臭物质的臭气浓度限值及无组织排放源的厂界浓度限值。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环境管理要求的不断提高,现行标准管理规定简单,引用的监测分析方法落后,分区执行不同排放限值有失公平原则,污染物项目数量亟待增加,以及恶臭污染物排放控制要求宽等问题亟待解决。   国家环境保护恶臭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亘表示,目前国家正在准备修订恶臭污染物排放的现行标准,以适应当前要求。   王亘建议,恶臭污染物产生单位应注重源头削减和全过程控制,选择适宜的控制技术和净化设备,同时利用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实现恶臭污染精细化管理,提升信息化管理的手段和水平,提高管理效率。   针对当前我国恶臭污染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王亘认为应重点在恶臭污染暴露评估、识别检测、预警溯源、扩散模拟、管理控制等领域进行科技投入和创新,并加快成果的转化与应用。 来源:澎湃新闻

2018-11-26
天津环境保护突出问题边督边改第526公开信息

  截至2018年11月22日12时,我市推进环境保护突出问题整改落实办公室共转办群众信访举报件8083件。其中:滨海新区1248件、和平区249件、河东区525件、河西区481件、南开区566件、河北区389件、红桥区240件、东丽区382件、西青区516件、津南区521件、北辰区580件、武清区508件、宝坻区506件、宁河区391件、静海区519件、蓟州区439件、海河教育园区11件,市水务局5件、市市容园林委3件、市交通运输委2件、市国资委1件、市环保局1件。现将滨海新区信访举报件办理情况公布如下:   交办问题基本情况:滨海新区大港油田光明大道最西侧津岐公路北侧原第二小学附近一无名煤厂,没有环评手续,每天不定时作业,粉尘污染严重。   行政区域:滨海新区   污染类型:建设项目粉尘   调查核实情况:经排查,反映的点位周边未发现煤厂。反映情况不属实。   处理和整改情况:下一步,加大对该区域的排查力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来源:天津政务网

2018-11-23
生态环境部通报京津冀地区近期空气质量形势

  生态环境部11月22日向媒体通报,11月23日至26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出现一次区域性重污染天气过程,影响范围包括京津冀中南部、山西东南部、山东中西部和河南北部。   根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和京津冀及周边区域省级环境空气质量预报中心会商结果,预计自11月23日起,受弱气压场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扩散条件开始转差,京津冀南部、山东西部和河南北部地区空气质量将有所下降,部分城市可能出现中度污染。24日,区域地面由弱高压转为均压场控制,扩散条件进一步转差,部分城市空气质量将达到中至重度污染水平。25至26日,受区域性逆温、系统性偏南风及大范围高湿度影响,污染程度进一步加重,大部分城市空气质量将达到中至重度污染水平。其中,25日夜间至26日上午污染程度最重,PM2.5峰值浓度可能达到或超过200μg/m3。27日,受冷空气过程影响,污染形势缓解。   生态环境部已向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山东省、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函,通报空气质量预测预报信息。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按照区域应急联动要求,及时启动相应级别预警,切实落实各项减排措施,缓解重污染天气影响,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   生态环境部派驻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各现场工作组,将重点督促应急减排措施落实情况。同时,持续关注空气质量变化情况,及时指导地方开展应对工作。 来源:人民网

2018-11-23
环境部通报11月21日重点区域强化监督检查情况

  11月21日,2018-2019年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监督工作继续开展,工作组发现涉气环境问题81个(见附表)。   一、发现涉气“散乱污”企业9家。   其中,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2家;山西省运城市绛县1家;陕西省西安市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家,渭南市临渭区2家、合阳县1家,西咸新区2家。   二、工业企业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问题18个。   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1家,沧州市吴桥县2家、南皮县1家,邯郸市肥乡区1家;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1家;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1家,开封市鼓楼区1家、城乡一体化示范区1家,安阳林州市1家,新乡市牧野区1家、获嘉县1家,洛阳市洛龙区1家,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1家;陕西省西安市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家、长安区1家、周至县1家,铜川市王益区1家。   三、工业企业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问题6个。   其中,河南省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1家,鹤壁市山城区1家,洛阳偃师市1家;陕西省西安市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家、灞桥区1家、鄠邑区1家。   四、VOCs整治不到位问题12个。   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循环化工园区1家,唐山市丰南区1家;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1家,吕梁市文水县1家;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家,三门峡市渑池县1家;陕西省西安市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3家,咸阳市咸阳高新区1家,渭南市临渭区1家,西咸新区1家。   五、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4个。   其中,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1家,邢台市新河县1家;河南省新乡市国家新乡经济技术开发区1家、辉县市1家。   六、建筑工地扬尘管理问题9个。   其中,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1家、滦南县1家,保定涿州市1家;山西省太原市不锈钢产业园区1家、晋源区1家,晋中市平遥县1家;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1家,新乡市国家新乡经济技术开发区1家;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1家。   七、物料堆场未落实扬尘治理措施问题14个。   其中,河北省保定市易县1家,邢台市平乡县2家;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2家、不锈钢产业园区1家、阳曲县1家,长治市长治县1家,吕梁市临县1家;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1家,安阳市安阳县1家,洛阳市洛龙区1家、偃师市1家;陕西省咸阳市永寿县1家。   八、其他涉气环境问题9个。   工作组发现,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白家庄中西寨、清徐县徐沟镇东南坊村,阳泉市平定县乾元中安建材公司旁,晋城高平市河西镇焦河村,吕梁市临县三交镇崔家岭村,临汾市襄汾县南辛店乡崔村、襄汾县滨河南路;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马召镇棉花营村、周至县马召镇三家庄村存在露天焚烧现象。   对上述问题,生态环境部已通过督办问题清单交办相关市、县(区)人民政府依法调查处理。   11月21日强化监督发现涉气环境问题汇总表 来源:生态环境部

2018-11-23
中央环保督察组曝光贵州、山西两起环境问题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正在对10个省份进行督察“回头看”。督察组21日通报了贵州贵阳市开阳县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问题敷衍整改、山西运城市高义钢铁违法倾倒钢渣大量侵占耕地污染环境两起典型案例。   督察组通报称,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向贵州省反馈指出:贵阳市乌江支流总磷污染严重,洋水河总磷污染长期得不到解决。贵州省及贵阳市制定整改方案,改善洋水河水质。此次督察“回头看”进驻时,贵州省对洋水河总磷污染问题整改情况上报为已完成。   通报指出,2017年4月,开阳县投资984.7万元在洋水河末段、大塘口监测断面前建设絮凝除磷设施,每年约投入2600万元运行费用,通过直接添加絮凝剂的方式降低洋水河进入乌江干流前的总磷浓度。但从现场督察情况看,虽然降低了进入乌江干流前的大塘口断面总磷浓度,但实际总磷通过絮凝剂沉降后仍留在河道中,并未有效清除,一旦遇到降雨等因素导致河道水量较大时,沉降下来的磷污染物仍将会冲入乌江干流,洋水河总磷污染问题实际并未得到有效解决。   督察通报指出,当地纳入督察整改的涉及开阳县洋水河流域7家磷矿开采企业和1家磷化工企业,但整改工作没有执行贵州省整改方案要求,没有按照“一矿一设施”规定推进落实,而是把原有污染治理设施重新纳入整改内容,导致总磷污染问题没有得到控制或减少。   督察组表示,开阳县党委、政府履行整改主体责任不到位,在整改中“走捷径”,对洋水河流域磷矿企业长期存在的污染问题没有采取有力措施,而是听之任之,放松要求。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要求地方切实整改,对存在的问题坚决查处到位。   当天,督察组通报,督察组进驻山西开展“回头看”工作后,接到关于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违法倾倒钢铁废渣危及环境安全的举报,是2017年第一轮环保督察的重复举报。   督察组发现,高义钢铁至今尚未建设固定的钢渣处置场,所产生的钢渣以随意填埋为主,少量综合利用。根据山西省提供的资料,仅2018年以来,该公司就产生钢渣31.4万吨,其中水泥厂综合利用仅为2.82万吨,不到9%,剩余超过90%的钢渣和历年来产生的数百万吨钢渣分别倾倒于桥东、闫家、南李、龙泉等村庄的农地上,部分用于场地和道路铺垫。高义钢铁随意倾倒废渣,除对汾河水环境带来威胁外,还占用了包括基本农田在内的大量耕地。资料显示,2010年至今,除综合利用外,几处合计占用耕地31.78亩、基本农田5.04亩。   督察组还指出这家企业长期违法排污,曾有群众多次举报企业烟囱冒黑烟、存在未批先建等问题。   督察组认为,除企业无视法律外,当地政府监管缺位。运城市和新绛县两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不敢动真碰硬,放任企业违法行为,当地环保和国土部门疏于监管,履职缺位。督察组已将问题转交地方,要求依法查处到位,对涉嫌犯罪的,应按程序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来源:新华网

2018-11-22

官方微信

  • 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泰达第二大街MSD-GH区H2座三层
  • 电话 022-66371809
  • 传真 022-66371919
  • 邮箱 info@ecoteda.org